别揣测我的需求,你们不懂何为“精致”

别揣测我的需求,你们不懂何为“精致”

“呈现在我们眼前的,是一幅由种种联系和相互作用无穷无尽地交织起来的画面,其中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动的和不变的,而是一切都在运动、变化、产生和消失”。

2018年,蚂蚁金服和富达国际发布的2018《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》,此次调查共计覆盖50,050位受访者,受访者以年轻一代为主,且76%的受访者年收入高于3万元。但是却提到了一个很扎心的数字:1389。这是一个代表什么的数字呢——在受访的18至34岁之间的年轻人中,平均每人每月储蓄仅仅1389元!

钱不够用的现实情况在以90后为主的年轻群体中越发险峻,特别是对即将迈入而立之年的90群体和逐渐迈入职场的95后,养家养自己都如此艰难,看来是脱不掉贫穷的外衣了?但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。

根据2018年淘宝数据报道显示,90后成交金额超出80后近1/4,已然成为线上消费主力军,WIFIPIX在其发布的《轻奢消费人群分析报告》中指出,90后也在成为轻奢消费的主力军

2019年的数据显示,90后持卡人(有独立经济来源的非学生群体)的消费总支出增长了30%。对比来看,同一时期,80后持卡人增长了12%,70后持卡人增长了10%。

这一系列略显惊悚的数据,真相似乎呼之欲出。

前段时间奇葩说中出现了一个热度极高的辩题:“年纪轻轻精致穷,我错了嘛?”。

他们一方面不惧成为月光族,只要力所能及都愿意尝试;另一方面,他们又会在买买买之前作出大量研究,不被是否大牌和是否高价所迷惑,目的不是为了“省钱”,而是为了舒适

显然,不同于以往几代人的成长环境和商业环境,当代年轻人截然不同的消费观和价值观,成就了一批热度极高但却无比现实的词语:精致穷、颜值控、兴价比(兴是兴趣、价是价格)、社交化、艺术化…..

“精致穷”群体认为:“穷”一直存在,而“精致”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。他们对艺术和美的追求毫不吝啬,近几年,购物中心越来越多的巡展和小规模艺术团体产出,吸引着大批年轻人追捧。

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一线城市,文化生活丰富,商业演出成熟团体也相对较多,小规模剧场也非常繁荣,商业体与之合作能为消费者提供足量且优质的商业演出资源。

另一套关于“性价比”的消费哲学也颇为有趣:兴趣值高而价格值低,则“兴价比”高,反之则“兴价比”低。十几元的视频会员很贵,我们年轻人一定要用积分兑换或者找朋友借号使用。但同时,他们为了爱豆的演唱会不惜在论坛上跪求1530元的门票。

写到这里,笔者突然感到这一幕似曾相识,作为同样身为90后大军的一员,不能否定,不同于老一辈追求, “精致穷”群体购物更看重“兴价比”和对“美”的认可。在兴趣、眼界、热爱的共同作用下,也许在这届年轻人中无法再找到一模一样的“三观”。

结语

单从个人消费观来探讨“精致穷”意义不大,讨论何为“精致”的命题也没有标准答案,这两者更多的是商家对于精致的推崇和社会的标签。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的东西便是“穷”。

没有人喜欢穷,但现实正如文章开头尚未揭晓的真相一般:从一开始就被动享受科技信息高速发展所带来的“福利”,被迫接受被定义的社会、被定义的生活

所以,既然这样,在这个被标签化的现实社会中,被称呼为“精致穷”的我们,凭什么不能率先改变,找到属于我们每一个人自己的美好生活呢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